高温干旱致中药材减产,逾20个品种涨价超100%,还有资本在囤货炒作|江西省

高温干旱致中药材减产,逾20个品种涨价超100%,还有资本在囤货炒作|江西省插图

“有蔓荆子吗?只要江西的,有多少我收多少。”最近,江西樟树的药材商张富四处询问蔓荆子的货源。

今年以来,受高温干旱天气影响,蔓荆子出货不多,价格随之水涨船高。从业22年的云南药材商赵军向时代财经透露,受减产影响,目前江西产的蔓荆子统货价格为一公斤100元~110元之间,上涨幅度达20%。而云南和缅甸产区的蔓荆子也行情陡涨,每公斤价格从一个多月前50元上涨至目前的68元~70元,缅甸蔓荆子更飞涨至80元左右/公斤。

不止是蔓荆子。多位受访的中药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由于高温持续,多个品种的中药材价格纷纷走高。

天地云图中药产业大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超过20种中药材同比去年上涨逾100%。其中,瓜蒌涨价幅度最大,高达488.24%,另外诸如关黄柏、刺梨、延胡索等均涨价超过200%。

除了天气因素,人为的囤货炒作也是导致中药材,尤其是刚需性中药材品类涨价的主要催化剂。

中药行业资深人士郭欣告诉时代财经,“近年来,国家对中医药提高至国家战略层面,属于朝阳类产业,外部社会游资参与炒作愈甚,且自囤炒作依旧是行业内某些品类的主要盈利方式”。

高温干旱推动多品种价格上涨

根据中药图谱资源库,蔓荆子果实在7月上旬至10月下旬陆续成熟,是江西的道地药材之一,主要用于风热感冒头痛,齿龈肿痛,头晕目眩等症状。药智网数据显示,在京制牛黄解毒丸、黄连上清胶囊等29个中成药产品中均有蔓荆子成分。

“蔓荆子的水很深,我们一般只会收江西省内老百姓的货,不要省外的。”张富向时代财经坦言。

9月9日,时代财经走访广州市清平中药材市场发现,不只是江西本土蔓荆子,多家档口均表示店内无蔓荆子可售,仅有少数档口称尚有存货,但大部分是去年进的货,今年的新品很少。

“今年涨了很多,货也很少,但是也要用的,所以涨价了不少,档口存货不多,从东南亚进口的每公斤在60元左右,国产的江西货更贵点,每公斤要80多元。”一位档口老板告诉时代财经。

赵军对时代财经称,江西是蔓荆子的主产地,主要分布在九江市及周边地区,今年以来,受高温干旱天气影响,减产严重,往年一般年均产量在1500吨左右,今年的产量只有一半。

今年7月以来,长江流域遭遇1961年以来最严重的气象干旱,四川、重庆等多地甚至刷新了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高温纪录。

天地云图中药产业大数据平台创始人贾海彬告诉时代财经,今年出现的高温干旱主要影响了两大区域,一个是西南区域,包括四川、重庆和云南的部分区域;第二个区域是西北的甘肃。

“最近三个月左右上涨的品种主要是这两个区域的品种,比如说当归、党参,最近价格上浮比较明显的是甘肃的品种,四川主要是瓜蒌、车前子、川芎等,行情都在反弹。”贾海彬称。

据天地云图中药产业大数据,截至2022年8月,在9省市主产的331个中药材品种(涉及431个品规)的季度涨跌排名中,上涨品种占比高的省份是江苏、江西、陕西、四川、浙江5个省份,其中江苏、江西、浙江由于处于长江流域灌区末端,受到高温和干旱的影响相比其他省份更为严峻,品种行情上涨态势凸显。

甘肃药材商董立告诉时代财经,从甘肃的情况来说,党参对天气特别敏感,所以影响较大,“今年受旱情影响,产量减少了至少一半以上,现在一公斤涨了20多元”。

“今年以来,酸枣仁、连翘、柏子仁等野生品种,牛黄、羚羊角等动物类品种,马钱子、蛤蚧、白豆蔻等进口品种,以及板蓝根、金银花等疫情品种均出现普涨。”郭欣对时代财经指出,“从上涨的原因来看,除了异常天气下的高温少雨等影响,实际上,防疫进口渠道受限、野生资源的人工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匮乏等也是影响因素。”

资本涌入,囤货待涨

尽管部分中药材出现价格上涨,但从2022年的整体行情来看,上涨幅度并不明显。据中药材天地网披露的数据,与年初相比,截至9月20日,中药材综合200指数始终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保持在2600点~2750点内浮动。

据贾海彬团队观察,眼下的中药材上涨行情要追溯到2020年下半年。中药材天地网显示,2020年下半年至今,中药材综合200指数从2300点涨至目前的近2750点。

“2020年下半年至今的上涨幅度是非常惊人的,近30年来,是涨幅较大的一次,也是上涨周期最长的一段时间。”贾海彬对时代财经称。

东吴证券研报显示,2020以来,由于疫情影响正常生产活动,2021年频频发生的自然灾害,叠加中药材本身的价格周期,我国中药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中药材价格指数中,综合200、家种100、野生99迅速上升,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28日三种价格指数分别上涨20%、21%、24%。

从中药材天地网公布数据来看,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25日期间,安国市场726种中药原材料中,398种价格均有所上涨,占比达54.8%。

除了疫情、天气和自然灾害等客观因素影响之外,贾海彬指出,中药材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是全球性的通货膨胀,导致农资产品涨价。另外,人为炒作也是重要影响因素,资本热钱和游资纷纷涌入农副产品领域,特别是一些刚需性的中药材品种,在资本炒作下,价格很容易出现暴涨。

据贾海彬团队观察,容易受到资本炒作的中药材,一类是产地比较局限的品种,产地面积不大,比如果实籽仁类,包括车前子、瓜蒌等,这类产品的产区比较局限,比较容易控制资源;第二类是由于灾情减产的品种,如酸枣仁、车前子等;第三类是野生类,即资源不可持续的品种,比如连翘;第四类是劳力成本上升的品种,像红花、酸枣仁、连翘等都属于劳力成本上涨的品种;最后一类是基本用药中的一些刚需品种,成本在涨,但是企业仍然要用,像酸枣仁、菊花、连翘,都是必备的药用原材料。

“一方面,中药材作为农副产品,属于边角经济,盲目生产非常明显,少了成宝,多了成草。到了中间环节,因为产销对接加快之后,部分传统药材市场经营者和企业开始把囤货待涨当作一种盈利手段。人为囤积造成市场阶段性短缺,价格上行。”贾海彬对时代财经说。

企业成本上涨

在高位运行下,中药材产品终端以及消费端也持续受到影响。

据贾海彬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中药企业的原料成本上涨,已成全行业共识。而药品成本上升后,价格也会提高,民众消费量相对下滑。因此,虽然中药价格上涨,但目前中药材市场整体仍处在供大于求的局面,存在结构性的矛盾。

据西南证券研报,2022年上半年,中药板块毛利率为46%,同比下滑1.4个百分点,净利率为10.4%,同比下滑2.6个百分点,四费率为33%,同比下滑1.2%,盈利能力下降主要毛利率受到成本压力影响及部分企业出现非经常性损益影响。

因整体经济下行,加上价格上涨影响消费。“从我司监测的数据来看的话,2020年整体国内中药饮片的消费量同比下降幅度在3.7%左右。这是近20年来很罕见的数据。”贾海彬对时代财经说。

郭欣也对时代财经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当前中药材市场整体需求是略降的,但随着疫情稳定,相关需求应当会进一步恢复。”

未来,药企成本上涨的情况能否得到扭转,贾海彬认为,关键的因素还是要看通货膨胀。如果通货膨胀得不到遏制,中药材价格上涨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整个行业是一个产业链,供应链出了问题,而不是某一个环节的问题。”贾海彬对时代财经说,“可以利用大数据引导产销对接,首先是信息要透明,可以精准地导航生产端,避免生产的盲目性,哪些是未来短缺的,哪些是未来过剩的,要把信息预警体系建立起来。其次,产销的对接要加快和透明,从产地到需求方,减少中间环节,这样一来,资本也很难再参与其中。”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富、赵军、郭欣、董立均为化名)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